埃斯特班

有缘再会
原名@平仄

脑洞:关于billdip的Galaxy

如果还有人想知道这篇的大纲。
以及免得哪天想填忘了剧情。

私设如山,毫无逻辑,违背科学世界观。








简单来说就是bill被dipper无意中复活且(强行)人形化,然后开始慢腾腾地搞事情带着人类观察的目的融入人类之见,在这期间重力泉的诸位抱着警戒心和他相处,有的恨着他排斥他,不了解他的小孩们尽管被大人们百般提醒因为好奇还是会和bill接触,尤其担心bill会做出什么的dipper由于内疚和戒心不得不成天不耐烦地看着他一边给Stan写信疯狂抱怨和求援。

“今天我又差点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了——因为屋顶再一次被掀翻了。说真的,Stan叔公,拜托你们抬头看看天想想我吧!”


然后在等待叔公飘洋渡海回来的时候bill和dipper非常微妙的相处下关系渐渐有了改进,dipper开始有点理解他——虽然无法放下戒心和距离感,就此dipper一边教给bill一些人类世界的常识一边过了段鸡飞狗跳但正常的日子,一边写着新的笔记,同时dipper悄悄潜入Stanly山上的那个实验室研究送走bill的方法。

直到为了给dipper惊喜的Mabel突然回来了打破了表面的平静。

dipper脸色一变连夜劝自己的姐姐离开甚至和Mabel久违地吵了一架,而这份深刻的不信任彻底激怒了刚刚对这个世界产生了一点可以称作爱的东西的bill。



“我当然知道你在做什么可爱的事情,pine tree.”

bill笑着,语气却冰冷得可怕。

昨天还尚且存在的那抹难得的能被称作善意的情绪……是失去了,还是本来就是自己愚蠢的错觉呢?



然后冷战,bill开始重新搞事,弄死一个人后dipper也彻底翻脸不认人。

然后彻底决裂敌对,Stan回归,Mabel和Wendy等辅助,然后各种打啊打啊挣扎啊冷战热战拉锯战,bill由于之前被打败过这次没那么坚不可摧且由于之前的相处产生了些对他很多余的情感波动,期间也有好几次吃大亏(往往大家都在庆幸,dipper脸色却有点奇怪,被Mabel先发现他在犹豫着什么。)

“Dipper,做你想做的。”


最后bill被大家欢欢喜喜地打败了,dipper在这其中尤其立了大功(。)然后在大家开庆功宴热热闹闹的时候,dipper准备回去找bill,被敏感察觉的Stan拦住,得知bill已经必死无疑,坦诚了自己的想法,仍旧选择了继续前去。

bill在时空裂缝的烈焰中被一点一点蚕食,dipper在最后一刻跑到了他身边,说自己放他出来拥有同等的罪孽,要跟着他一起死在时空的深渊。


比姥姥震惊了,明白了,终于最后又笑了。

拥抱后松开的刹那,他们在一瞬间上窜的火舌里迷失了对方的踪迹。

“回去吧——pine tree,你是自由的,你不属于这里,也不属于我。”

dipper猛然惊醒,发现自己被送回了现实的重力泉,那个曾经埋着三角石像的草丛在大战中已经成了片荒原。

他抬起头,看见了银河。

——而那之间,哪里才是你的家呢?Bill?




over







很早以前写的结尾的一个片段


他揭开深紫色的门帘,蓝色的火焰上蹿下跳燃烧着在房间里围出了一个圈,它们疯狂地张口吞噬,地板,墙壁,都渐渐地分崩离析,脱落出一片空白。

“…我来迟了?”

火焰正中的Bill背对着Dipper倚在人皮沙发上,泰然自若,小拐杖在他手腕里打了个漂亮的旋儿,仿佛这是个喜乐平安的圣诞节,低声中带着熟悉的性感,尾音甚至有些上扬。

“当然没有,pine tree,”他将手叠在一起,下颔优雅地搁在拐杖头上,斜着带笑的眼神看着Dipper径直走到他身边坐下,自然地握紧了Dipper朝他伸出的手,“一点也没有迟,一切才刚刚开始。”

蓝色的火焰燃烧在他的眼底。

“…这个过程可真够短的。”

感受到Dipper主动抓紧了他的手,Bill却扭过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别说你要后悔什么的pine tree,我以为我要死了你会很开心。”

Dipper很平静,平静到有着悲哀:“你不是一向自称全知吗?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Bill收敛了笑意,意外地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
“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

“太多了,比如你爱我什么的。”

“……”

“想听个秘密吗?……算了,我自己说,”Bill伸出手穿过蓝色的火焰,他的身体瞬间透明起来,他开始咯咯地笑,dipper却很想大哭一场,很想让他闭嘴,他的轻声里有着难掩的嘶哑。

“…………”

“我爱你,pine tree……ohhhh,谁知道呢?”

——毕竟在此之前,或者说到此时此刻,他连什么叫爱都不明白。

评论(2)
热度(17)
© 埃斯特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