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仄

除了江湖都不长情

目前es涉英担finep

        白色,无尽的白色,绝望的白色。天祥院英智强迫自己移开视线,从病弱的白色城堡中抽离,然而仅存的那丝希冀也在望向窗外的那一眼里被碾压得灰飞烟灭。——他怎么会忘了,已经是冬天了,同样白色,漫长无尽,绝望而寒冷的冬天。

        他的身体像受到某种暗示般骤然加倍地感到不适与痛苦,但这一切都很难让身边的人察觉,因为他的面色仍旧保持着波澜不惊的从容,这是他经久而成深印于每一个细胞中的习惯,是他勉力为自己支起的牢不可破的盾牌——即使此刻而言只是一场苍白而孤独的独角戏,他也依旧会称职地演下去,小心翼翼地收敛...

我推结婚了!!!!!!!!!!(不快冷静
我是谁!!!!我在哪!!!!!!?

脑洞:关于billdip的Galaxy

如果还有人想知道这篇的大纲。
以及免得哪天想填忘了剧情。

私设如山,毫无逻辑,违背科学世界观。

简单来说就是bill被dipper无意中复活且(强行)人形化,然后开始慢腾腾地搞事情带着人类观察的目的融入人类之见,在这期间重力泉的诸位抱着警戒心和他相处,有的恨着他排斥他,不了解他的小孩们尽管被大人们百般提醒因为好奇还是会和bill接触,尤其担心bill会做出什么的dipper由于内疚和戒心不得不成天不耐烦地看着他一边给Stan写信疯狂抱怨和求援。

“今天我又差点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了——因为屋顶再一次被掀翻了。说真的,Stan叔公,拜托你们抬头看看天想想我吧!”

然后在等待叔公飘洋渡海回来的...

祝自己生日快乐:)

天下第一

大概是这两年来写的唯一一篇(伪)武侠,拿去参赛然后落选了。于是现在能发了,耶开心(并没有什么落选的自觉

现在自己再看一遍,感觉真是real莫名其妙



       那个江湖以剑为尊,自然而然就有了许多剑客,环肥燕瘦,参差不齐,但还是有许多人被送去学习剑法,即使有的原本钟情刀枪棍棒,有的原情定书礼诗文。


       梁孟也是其中的一个,迄今为止,他已经出师十七年,这些年里,他一直都是诸多剑客间的风云人物。他的剑很快,和他的轻功一样千里不...

最近超想捡回武侠!!!!!

[少锦][段花]趁青春

[段花]趁青春

*写写江湖,日常感

*私设如山,花爷非花姐

其实花道常首次邂逅段云是在一个桃李纷飞,明媚无双的深春,洛阳牡丹红得正艳,热热闹闹地烧了一大片河山。

这样的日子,人总是比平日里懒上一些。

千面狐花道常也是人,自然也不例外。

所以他这一天既没有倒腾他的瓶瓶罐罐叨扰皮相,也没有青天白日的就进勾栏左拥右抱,糜烂青春。

他经过城南荆家时顺手牵羊了壶上好的桂花酿,燕子般翩翩飞过了半边洛阳,落在江湖最负盛名的酒楼,“燕归来”的屋顶上。

风很柔很轻,天蓝得像浸在染缸里的绸缎,白云悠悠。耳畔隐隐响起商贩吆喝的回音,像来自很远的地方,恍若远离了尘俗世间。

花道常眯着眼睛享受这一星半...

[Billdip]Galaxy 01

[Billdip]Galaxy

*也许大概可能算HE吧hhhh!

*AU,让我们看看Bill继续搞幺蛾子

*19岁的pinetreeX管他多少岁的bill

01

“你相信吗,Mabel,有时候我居然会觉得,也许,只是也许——Bill也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坏。”

12岁从重力泉回来后的日子里,她常常听自己亲爱的弟弟如是说。

Dipper在19岁那年夏天准备回重力泉,听说这件事的Mabel恨不得立刻从千里之外飞回加利福尼亚将自己塞进行李箱和他一起乘着轰隆隆的巴士沿着7年前时光留下的痕迹走向俄勒冈。

然而无论内心再激动,再怀念,到底是敌不过夏威夷的阳光,近在眼前的心上人,和触手可及的幸...

快新原作向不跳主线要正正经经来想的话真的………………好难写,首先要想一个让他们能正常相遇的可能性,然后是进一步亲近联系的契机,让快斗同意建立合作关系的充要条件(……酒厂已经不需要更多外援了)

………………………

不折不扣的大工程,想尽快开坑基本不可能,需要时间再补补教材理理线索写个大纲,可能要明年夏天毕业才可以了(。

存一下,备忘录里的。

【命题:守望】

几束微光照进昏暗的小木屋里,浅浅地斟在角落堆砌着的干枯的竹子上,干瘦的老人趔趄而面色平静地走进光的舞台,拐杖和腐朽的木板相碰啪啪作响,他捱到角落,停了停,才慢慢地屈下身,紧握着拐杖的手青筋暴露,干枯的深土色皮肤遮不住血管清晰可见的轮廓,另一只手微微前伸,一如既往,在触碰到竹叶与其摩挲发出沙沙的声响时,他的嘴角弯起弧度,满是皱纹的脸上浮现出安宁的微笑。

老人怀抱起一簇竹子,挪步到门口轻轻困坐,一动不动,眼神涣散地望着路的尽头,固执地,如同在守望什么,拐杖闲散地躺在他的脚边,春日负暄,青天湛湛,白云悠悠。

直到他听见有一阵吵闹的人声接近,像炸锅的开水,...

[快新]原野||西幻paro/片段完||


warning:

西幻AU,新一修亡灵魔法,快斗修白魔法,我也不知道介绍这个设定干嘛明明跟本篇没什么关系(喂。

虽说是快新,然而快斗只在最后出现。

满足一下想写新一和盗一(亡灵法师)的对手戏的愿望hhh


下过雨后森林里弥漫着潮湿的气息,工藤新一醒来的时候还是觉得斗篷一片湿气,懒懒散散地披上后跳下木床,视线沿着光路落到窗边压低帽檐优雅地端着咖啡的男人身上,两撇胡子精神地翘着。


“醒了?走吧。”

“……大叔你拐杖怎么断了一截?”

“这是小孩子不能知道的秘密。”


瓷杯放在桌上发出轻响,男人看了眼他,声音里带着和老成外表不符的轻快之意。话音刚落,还未等少年作出反...

[隽叶]少年时代

CP:崔隽X张烨

出处:《第一辩手》


老话说年少所爱最易重拾,犹记当初爱这对的心情,真情实感地延迟了两小时睡眠时间勤快地写了这篇。

愿青春不败。



[1]

崔隽很多年以后还是会回想起他的少年时代,在云起高中的少年时代。
初中的时候,因为是第一次参加正式比赛,那场辩论赛在他心中分量相当之重,挑灯夜战三夜准备材料对着镜子演习说辞这样的事情不说也罢。

开场那天年级有一大串的同学都跑来凑热闹,在台下吵个不听,蒸腾得像炸锅了的开水,喧嚣声如暴风天呼啸的海洋对吞噬有着极为强烈的渴望,钢笔在他指尖旋得也不再行云流水,好几次没支到重心差点从指缝间滑下去。

和他的表面故作镇定内心兵荒马乱不同的是,对方...

莫名其妙被喂了逆家的洗脑包!!

救命啊!!不!!怪盗先生最攻!!!(怒摔)


…………

我知道为什么我被喂得毫无违和感了。

名字换换就不会觉得哪里不对了好吗!!!

我开始怀疑人生了……………………………………………………。

谁来告诉我快新的区别………………………………这么一瞬间的迷茫无助。

【快柯】spiegel im spiegel 镜中镜

*

标题即BGM,爱沙尼亚的帕特写给自己妻子的钢琴曲,很好听很好听很好听xN,请大家务必听一听!

一篇1111节加提前一个月的圣诞贺文(不)
码了快一个月的10k,感觉大限将至✧ʕ̢̣̣̣̣̩̩̩̩·͡˔·ོɁ̡̣̣̣̣̩̩̩̩✧…………如你所见,各种日常,混杂了几乎所有想写的场景,私设盗一先生活着在潘多拉后低调回归。

“重复而循环的音调就像千篇一律的生活,但正因如此,那些细枝末节的变幻就足以让生命如此斑斓。”

[1]

さまざまのこと思い出す桜かな

就读高中二年级的江户川柯南正在图书馆随他的侦探团朋友们温习功课,其他四人一字排开坐得规规矩矩,灰原哀侧对着书...

窗外的小孩在唱粉刷匠。

雨声滴答像古老的童谣。

我想回到十年前。

计划里还有最后两篇快新,写完回归三次元。

马尔克斯的短篇名字都取的很美

致同人作者:请尊重你笔下的人物

自勉

斯威特小姐:

抱歉,tag已删,并非是要指点江山,只是要说两句我的心里话,作为读者也作为作者。不只针对启红圈。


今天刚刷完被某些人捧为启红圈镇圈神作的《典狱司》,实在是心情复杂,又觉得非常可悲。我直说,这篇文我根本看不下去,无论是人设还是逻辑方面,都是有很大问题的,把张启山和二月红的名字替换掉,随随便便换成一个谁的名字,你还能看出这是一篇启红文吗?就连吃原耽我也不会看这种题材的文,xing虐,强制xi毒,无论是从心理上还是生理上都会对一个人造成极强的伤害,这叫爱吗?不论是什么原因,都不应该以这种方式来诠释“爱”,或者说,无论爱的有多深,都不能以此来推诿所犯下的这种种罪...

我想在开学前我得写点什么。

这个夏天和以往的相同,看我现在还无聊地在这里打字就知道又是没怎么学习就过去了。
高一的一年像是一针麻醉剂,我麻痹在久违的现实里,却忘了到底该做些什么。
我忘记了曾经逃避现实沉溺在网路里的时候,在脑内空想出来的目标,忘记了怎么和真实的人好好相处,像个心理幼稚的小学生。
这一年我没怎么读书
真没怎么读书。
小说都没怎么看。
我到底在忙什么呢?

我现在才知道,所有痛苦,无措,茫然,都是因为现实照进了梦想。
那是现实。
那才是现实。
那个曾经被我逃避了好几年的现实。
暂停的生长刚刚重新发芽。
我还没来得及经历蜕变的青春。

这一年教会了我很多,或者说,这一年正是教会了我将生活走上现实的正轨。...

万年热恋十题


1 晚安吻是安睡的必要条件
2 每天都爱你多一点
3 相见恨晚
4 除了你谁都不行
5 你是世上最好,我的心头好
6 每一眼都神魂颠倒
7 七十岁的日落
8 你的呼吸是我的安神剂
9 眼神里泄露出的纵容
10 墓碑前白玫瑰中的红玫瑰

睡不着……突然想起艾伦和麦克这对万年热恋夫夫……爬起来写了,虽然题目和他们俩并没有什么关系2333
取用求@

懵比地看着……
为什么一时兴起放弃了哥伦比亚倒影买了三棵树……陷入了沉思。

须臾【3】

两年前的老坑,七夕佳节,抽风一更(。)

逗比的,没有逻辑的,不符合现实的,支教生活。


前文:【1】 【2】


天刚蒙蒙亮,易秋同志一路咳嗽着到了村长家门前。

村里人都起得早,村长正开灶煮粥,米香四溢,易秋交代了来意,村长激动得老泪纵横,说大山里穷没几个人愿意教孩子读书,一番感激之余,还热情地招呼着易秋留下吃顿早饭。

易秋也不客气,和村长伴着金鸡破晓的鸣啼,就着咸菜喝了碗稀粥。

村长看了他会儿,絮絮叨叨,我儿子和婆娘早在三年自然灾害那会儿给饿死了,全家就我一个活下来,作孽得很,对了,你长得很像我儿子。

易秋闻言,那敢情好,村长你就认我做干儿子算了。

村长哈哈一笑,...

【白新】赌局

warning:

一篇画风奇特的白新,内含一只不在计划内却自然而然出现的快斗XD

根本不是原著向了勉强AU吧…ooc和bug多得数不清还请见谅。

看着玩吧,提前一天发出来w祝单身的看官早觅良人,情侣天长地久。

其实写的非常失败但是懒得改了(。)


————————————————————————————


1

5月30日9时12分。


室内被橘红的灯光熏染出一层抹不掉的暖色调。铺天盖地的化妆品味道,混合着黑羽快斗送来的堆满整个屋子的玫瑰香味。


恍若木偶般,工藤新一任由化妆师在自己脸上翻来覆去鼓捣了大半个小时,瓶瓶...

【3/4组/快新】约会前的十五分钟

没什么意思的短打。

门“砰”地一声被人踹开,这让此时正摊着案件记录享受着工藤送的咖啡的白马探忍不住皱了皱眉毛,小声抱怨了一句“莽撞”。

“你们猜我在宿舍楼下发现了什么!”

服部平次一边环顾四周寻找着什么,一边抖着手上亮屏的手机。拥有横扫全寝室的超高好奇心的黑羽快斗第一个窜了上去,在看清的一瞬间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支撑不住白马探强烈的询问眼神将内容棒读了出来。

“投票,以下哪位最适合工藤新一。”

念完的黑羽快斗一脸兴趣缺缺地回到了自己的铺位,继续在一堆衣服里挑来挑去。

白马探显然还没从震惊里缓和过来:“那是……什么。”

“等等,工藤呢工藤呢!”服部平次一脸不怀好意,看笑话的表情,

命运至上[01]

前文:00

全员杀手设定,私设颇多。


01


雪后的月光透着窗洒下一角,带着惨淡的白,天色已不似起初的阴沉,已渐渐显出一层浅色,某人号称耗费了整整十分钟搭的的扑克塔莫名其妙地散了一地,道具玫瑰东一枝西一枝地随处丢着,这就是他走过玄关后看到的景象。

屋子静悄悄的,没有一丝有人存在的迹象。

又一枝玫瑰从柜子上掉下,恰好落在他的右肩上。


工藤新一长长叹了口气,伸手取下右肩的玫瑰顺便把花蕊处藏着的已经损坏的微型窃听器处理后,俯下身收拾这场残局,这副扑克牌散得很乱,像是故意而为之。

又一张黑桃在自己心爱的米色布艺沙发缝隙里被发现,第三次。

门再一次被拉开,拉门的人动作很轻,但...

BGM:恋する気持ち-西野加奈


闲的没事剪的(ง •̀_•́)ง

命运至上[00]

WARNING
全员杀手paro,完完全全的自娱自乐作。
暂定是一个杀手集体,内部分裂成了两方,而两方队员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互相拆台干扰任务进度截胡抢完成度(。)

CP
贝尔摩德x藤峰有希子
黑羽快斗x工藤新一

壁炉里的火焰燃烧着,熊熊的火舌张牙舞爪像是妄图吞噬一切,右侧的落地窗蒙着一层薄薄的水雾,模糊了窗外的五光十色,也掩盖了倒映着的影子。

不成曲的小调隐含着愉悦,深褐色的长卷发被灵巧地盘起,不松不紧地别上一枚银色的夹子,做工精细而小巧,第一眼望去似乎只是纯色,但稍微心细些便能注意到那如波浪般的镂空图案,波浪起伏小得能忽略不计,却在看似平静的水波下复杂地纠缠。

她心情甚好地冲镜子扬起嘴...

【快新】 喋る


标题就是日常杂谈这种意思。
设定大概是原著向,与黑衣组织决斗即将来临之时。73说过不会让kid再参与DC的主线了,但真正察觉到要发生什么的时候,作为亦敌亦友的宿敌也会有些担心吧。
工藤新一的回归注定了江户川柯南的消失,所以快斗也要和小侦探好好告别了。

严格来说更像K+柯的一篇,并没有在一起啦。
可能夹带了点秀透,自由心证吧。

///////////////////

满月夜,漂浮的云如丝般轻而缠绵,月色弥蒙,空旷的露台度着一层浅浅的冷光。钢铁栅栏旁站立着月光下的魔术师,一手悠闲自在地揣兜,头微微扬起眯着眼打量着另一手举着枚正对月光的宝石——今晚的目标「情人之眼」,海蓝的色调,澄澈透明,但依旧...

补漫画追主线时在771话猝不及防看见糖渣~
碰到怪盗基德就乱来!还不只是指的专门的kid的案子!而是牵扯到这种说法!(够了够了)
怎么说不愧是kidkiller(其实一直觉得这个称号略耻233)呢名侦探。单纯看这种形容还真是典型的恋爱情结(好了闭嘴)
(/≧▽≦)/~┴┴

[3/4组]散步协奏曲


原本灵感来自于m14特典……到最后反正是完全看不出来了。
大学舍友设定,快新双箭头,而白马和服部分别对kid和新一有些在意www
其实就是四个人无聊地商量着要不散着步去吃饭的日常而已(。)

如果以上都没问题,here we go!

////////////////

“好无聊啊…这样的下午。”服部平次趴在桌子上抱怨着,一脸不平衡地睨着对面永远可以捧着本福尔摩斯看得入神的白马探和工藤新一。

“那个,白马,上本我看完了,我们交换吧。”工藤新一合上最后一页,从书里抬起头看向白马,湛蓝的眼睛里毫无一丝疲倦。

“好啊。”白马微笑着放下咖啡杯,说着就要把手里的下本递过去,身边工藤同时也往这边递过来,“

快新脑洞。

变回大人的工藤第一次赶到kid现场,舞会上易容女装的kid跟他搭讪跳舞。

“舞步有些生硬嘛,名侦探先生。”
“呵呵。”
……
“喂,我说你啊,不觉得跳女步很别扭吗?”
“嘛嘛,为了名侦探,这点牺牲是必要的。”
……
“嗯哼,魔术表演前的热场舞结束了。那么,再会了,名侦探,今晚也不要来妨碍我啊~”
……
“想也知道不可能吧,笨蛋。”半月眼的工藤摸出袖口里刚刚被对方悄悄塞进的玫瑰。
等到预告时间,kid如约取走宝石,中森警部炸,工藤淡然自若地揭露kid的手法。
“你小子说了这么多,那么kid现在在哪里?”
“谁知道呢?已经走了也说不定啊。”就在这里吧真是。
厅外露台上众人视野盲点处正对着月光检查宝石的女装...

©平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