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斯特班

有缘再会
原名@平仄

萍水相逢(1)

实况解说背景,原文名定的高墙,最后决定还是用萍水相逢。

毕业前因为还热衷于实况UP主圈怀抱着热情写完了三大页大纲,本来决定六月毕业后就正式开坑,后来一推再推到了今天。

原本是陆散综合症的产物(ノω<。)ノ))☆。

虽然很多想法都改变了,但还是决定把这个坑填完,至少证明一下爱过吧(。

ps.原来发过一个开头,那个已作废。

此为各种不讲究不负责的一稿

废话以上,here we go!

—————————————————————————————

这一年的深冬,誉为火炉的重庆竟然久违地下起了大雪。

下午,北京时间15:38分,李贺醒来的这一刻,就被窗外的一片雪白给惊呆了,他跟小孩一样从床上蹦了起来,将窗户大大地朝外打开,任凛冽寒风带着雪花席卷而进。

随后,他披上大衣带上手机出门买早餐,是的,对他而言的“早”餐。

小区门口早餐店的蓝围裙大妈眯着眼笑出一脸褶子,将早晨留下的五个小笼包递给李贺,一边将五元钱皱巴巴地揉进围裙口袋,如往常一般叮嘱着“小李,回去记着热一下。”

李贺拍了拍自己脸试图清醒一点,手被拉碴胡子扎得生疼,打着哈欠点头回了句“谢谢张妈”便打道回府。他平日干得游戏解说一行,因为喜静,直播往往都安排在深夜,头挨枕头时差不多天也亮了,近乎标准的日出而息日落而作。

因此,他被自己那位作息极度规律的搭档所深深鄙视着,一直如此。

今天的牛奶味道有点怪啊,不会过期了吧?啊,算了,反正喝不死。

李贺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走着,却在踏进单元门口的前一秒突然停住脚步抬头,微微眯眼瞧了一眼飘雪的灰色天空。

——此刻那家伙在的南京,是不是也在下雪呢?


@世界公民Li:大清早起来发现——火炉里下雪了![图][图]@自由心证lin 南京呢?


这是肖林洗完衣服后哆哆嗦嗦回房间打开微博在首页看到的第一条po,第一张图是李贺家的小黄猫汶川,它正懒洋洋地趴在单元门口的角落,面前是漫天飞雪,第二张图是一袋雪中小笼包和那双骨节分明的手的特写,背景依旧是飘散的细碎雪花。

南京?

他滑了两下滚轮,转头望了一眼铺满白雾的窗玻璃,和玻璃后隐约的白色,在自己都未察觉时弯了弯嘴角,十指在键盘上翩飞。

南京的雪当然也一样美。


@自由心证lin:你居然好意思管这叫大清早?//@世界公民Li:大清早起来发现——火炉里下雪了![图][图]@自由心证lin 南京呢?


回完后肖林清了清嗓子,将麦克风的按钮从off推到on,重新给直播串好流,语调也变得上扬而活泼:“哎大家好,我又回来咯!接下来能玩什么啊——”

此话一出,弹幕滚动的速度瞬间暴增一倍,形形色色的游戏名晃得他眼花缭乱:“以撒no——唱歌no——兔子跳铃铛什么鬼,no,刺客信条?那个就你们Li大爱玩……”

——这也不玩那也不玩,干脆来问答和聊天吧!

这条不知道是谁发出的弹幕瞬间引来了一大批附议,能顺观众意,也能找点别的事干,闲得无聊的肖林欣然采纳。

“1999问今天和LI玩吗?嗯,这要看他表现了。”

“我的心好痛问为什么LI大要给一只猫取名叫汶川?因为他有病。”

“三只羊问为什么我一个男的会洗衣服,因为我一个人住,自己不洗没人给我洗。……好啦好啦我也想找个女朋友。”

“蜂蜜柚子说大冬天要注意身体,谢谢谢谢,我会的,你也是。”

……

肖林松开鼠标蜷在坐椅上像一个球,双手捧着一杯温开水时不时啜上两口,顺便回答着看见的问题。观众的问题总是千奇百怪,有毫无意义纯属卖萌的就有格外刁钻难以作答的,有调侃关心的偶尔也有无脑喷击的,当然还有一种总是关心着up之间关系的生物。

“神也不睡觉问,和LI怎么认识的?第一印象如何?”

猝不及防地陷入一片沉默,肖林将杯口递到嘴边,热腾腾的温度为镜片渲染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模糊了眼前的电脑屏幕。这个问题他不是第一次看见,但却从来没有回答过。他不是不能理解粉丝们的好奇心,只不过他懒于追忆过去,那些细碎的片段就像散落了一地的珠子,没有线就难以将之串好,更遑论有些细枝末节他自己都有些记不清。

直到耳机里突然冒出那熟悉的声线,带着调侃的笑意猝不及防地出现:

“啊,我也想听。”

这个人从哪钻出来的?

他摘下雾蒙蒙的眼镜,揉了揉有些发烫的右耳,有些失笑,刻意忽视了突然被爆刷屏的弹幕区,开口。

“既然某人这么要求,那就稍微讲讲吧。”


To be continued.

评论(6)
热度(2)
© 埃斯特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