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斯特班

但行好事 莫问前程
原名@平仄

醉生梦死



cp:丁宁x慕容秋水

出处:《风铃中的刀声》by古龙

瞎扯的一个骨骼清奇的cp,瞎掰了一个同人,与原作某些细节和剧情一定有不符,这点请见谅,1因为po主脑抽几乎快忘了剧情2本文脑洞需要。

初三前遗作,当时刚开始看风刀的就特喜欢慕容秋水,可惜他最后切开是个纯黑。



丁宁的刀很快,快如一道青光,一道闪电。 

丁宁的刀也很出名,江湖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但在这一刻,这把很快,还很出名的刀,却显得很钝,很慢,好像不太应该那么出名。

而此刻,这把刀正架在慕容秋水的脖颈上。 

慕容秋水曾经是丁宁的朋友,很信任的好朋友。 

曾经。 

烛光摇曳着缓缓抹掉漆黑的夜色, 窗棂处洒下一席清冷的月色,是夜,风有些凉,就如人心一样。 

慕容秋水的眼睛很黑,黑得看不清任何情绪,但丁宁知道,此刻他一定在想尽千方百计试图将他自己从刀锋下逃离。 

天下人好像都觉得侯门帝王出身的都是纨绔公子,只知花天酒地嬉笑青楼,享尽千千荣华,不知柴米油盐。 但慕容秋水却不一样。

他的出身极好,好像天生就比别人的运气好很多,生来就有平民百姓没有的金钱与权利。他也没有装腔作势地拒绝这一切,该享受的,他绝对会毫不留情地享受,该奢侈,他绝对会不假所思地奢侈。

这一切自然也养就了贵公子的娇气。比如,他不爱吹风,不能吹风,不愿吹风。

但是他聪明。不仅聪明,运气还不错。

一个幸运的人的出路总是比普通人要多很多。但一个幸运的聪明人, 却是很少将自己陷入困境的,哪怕陷入困境,也总会有办法自行解脱。

所以慕容秋水也总是有很多办法,很多处理手段。 

所以他本来准备将丁宁迷晕就罢了,之后有韦好客来替他将丁宁送到花景茵梦处,此后丁宁这个人再如何,于他都毫无干系,他依旧是他的贵公子,依旧能享尽琼浆醉倒温柔乡。

这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一个艰难到无法完成的任务。 

但当他准备出手的那一刻,他停住了,他犹豫了。

因为他发现丁宁犹豫了。 

他们本都不是会犹豫,该犹豫的人。

但是此刻,他们竟然都犹豫了。 

 江湖险恶何其之多,犹豫的刹那都极可能造就命丧黄泉。

尤其是现在。 

丁宁已明白他已不再是他所熟知的班沙克。

他慕容秋水不过是一个为了自己不择手段阴险狠毒的混蛋。 

一个能够狠下心将朋友亲手送入虎穴,让朋友被割掉舌头瞎了眼睛手脚筋断裂的人,自然算不得什么好人。

所以丁宁要杀他,于情于理,他慕容秋水都应该毫无怨言。 

所以丁宁要杀他,没有人,也不会有人阻拦,他更不会更不该心慈手软。 

但是他没有,他也没有。

眨眼工夫,刀已重新入鞘。 

月色很冷,夜风很冷,冷得彻骨。丁宁一袭白衣,因为先前身体上巨大的折磨,他的背影是那样的单薄而落寞,如同茫茫江河里的一叶扁舟,飘摇随风,仿佛下一刻就会消失在浪涛之间,湮没不见。 

“为什么” 

慕容秋水没有趁这个绝佳的机会离开,他竟然在问为什么,他的眸子里早已没了往常挂着的笑意,尽是冷漠。他的眼睛向来很亮,很精,就像他能在其他人都以为花景茵梦对丁宁恨之入骨时,一眼看出了那于深深仇恨下悄无声息间滋生的爱。

他好像并不为丁宁不杀他这件事而感到感激,也不为此感到高兴。

他也不该问为什么。他今晚做了太多不该做的事情。失误多了总会酿成大错。 

如果以后回忆起来,这大概会是他最后悔的一件事。 

 “我不杀你,你也未必能活太久。”

 “你根本没有杀意。”

 “与你无关。”


再年三月,苏州,泼墨江山如绮丽画卷,斑斑春色,入眼盎然。

“丁宁!”听着柳伴伴如泉水般清脆的声音响在耳侧,丁宁也不禁勾起了一抹笑意,边偏头倒茶,边笑问她怎么了。

柳伴伴眨了眨眼睛:“慕容秋水死了。死在韦好客手里……哎哎,倒洒了!”

“……”丁宁眨了眨眼睛,沉默片刻,复而笑笑,“莫不是你太美,美得让这茶壶都为之倾倒,这茶水又如何会洒。”

柳伴伴闻声没有笑,也没有同他打趣。

因为她清楚地看见丁宁的手在抖。

这双天下握刀最稳的手,竟然有一天也会抖。

丁宁的笑容却依旧:“伴伴,来喝酒,不醉不休。”

窗棂外,日上三竿,屋内潮湿得快要发霉。柳伴伴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她回想着被田灵子虏走的 那段恶心又肮脏的岁月;想着同丁宁一路走来,看尽世间冷暖无常的笑与泪。

想着那年苏州一品居的西湖醋鱼,那年那夜那席酒,他彻夜喝得醉生梦死,她却越喝越清醒。只因那些酒都不是酒,是茶。

但在有的人眼里,这茶与酒的天差地别,早如云烟一般消散得一干二净。

或许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在喝什么。

以至于聪明如他,都没有发现茶水里的毒。

或者明明发现了,还是依旧往下灌。


柳伴伴看着丁宁的坟堆,今年的杂草又高了二尺,这天阳光尚好,春暖花开。

她不懂,为何他们要沦落到今天。

就如她不懂,丁宁到底是否爱过她。

就如她不懂,丁宁那晚的醉生梦死。

即使她不懂。


再来年,坟堆旁又多了个坟堆,再几年,坟头上杂草成从。在这带踢蹴鞠的小孩总能见着一个疯疯癫癫的女人在坟堆处逗留许久,反反复复念念有词着什么。

“人已醉生,何必梦死。

死人醉生,生人梦死。

凡间百年,红尘多梦。

醉生梦死,何时归去。”


【完】

评论(6)
热度(6)
© 埃斯特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