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斯特班

有缘再会
原名@平仄

[DRRR!!][正帝]莫名旅者(6)

;v;不行一定要坚持写完不能弃啊啊啊再渣都不能弃[挣扎]


挤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窜到一个街头流动的饮品铺前,正臣不慌不忙地点了杯抹茶奶昔,等待的过程中,有些疑惑地挑了挑眉,看了一眼旁边依旧心不在焉的帝人,撇了撇嘴。

“帝人也买么?”

“不买。”

得到答复,正臣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然后一手递过钱一手接过热腾腾的奶昔,临走前还不忘搭讪本业,笑眯眯道:“小姐你今天气色看起来超好的像三月的樱花一样美哦!”然后趁营业姑娘发愣侧身照镜子时,神不知鬼不觉地在一旁的盒子里抽走了两根吸管。

然后一把扯过旁边的帝人溜之大吉。

“干嘛这么慌慌忙忙的,不是就多拿了一根吸管吗?”直到绕到广场另一头停下来后,帝人才开口将内心的疑惑问出来。

正臣夸张地叹了口气:“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刚刚我发现还少给了一块钱。”

“……”

“帝人,喝一点怎么样?”

“……”从正臣手中接过一根吸管,帝人默默地想着这是要一起喝一杯的意思吗……等等怎么感觉好像有哪里不对?

“这不是一般……恋人间才会……”开口后帝人觉得有些后悔了,是的没错,明明就只是两个男生,非要计较那么多是几个意思?

“朋友之间偶尔一次也无伤大雅啊无伤大雅。”正臣倒也没在意那么多。

不过说回来,因为跑上了一阵子又加上冬天天气干燥,帝人的确感觉有点口渴,于是也决定不管那么多,很利落地将吸管插进纸杯。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帝人偏头咳嗽了一声:“那个,正臣你把手放下来点。”

正臣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为什么?”

“……举太高,喝不到。”

闻言愣了一秒后的正臣快笑出眼泪:“这么一说感觉还真矮啊帝人你!果然缺乏锻炼吗?你的体育老师都哭得快要昏过去了耶!”

帝人看了看他,平淡地:“不,我的体育老师他四年前就车祸死了。”

“……真的假的?!”

 

经过一番互损打闹之后这杯奶昔竟然还完好无损也真是一个奇迹,而帝人也总算是在最后匆匆忙忙地喝上了两口。随即便见他不动声色地皱起了眉毛。

“怎么了?不好喝吗?”

帝人点点头,又摇摇头。只说:“果然还是无法喜欢上抹茶。”

正臣一脸了然,随即道:“就跟只要是好文章都可以毫无压力地读进去的作家一样,只要值得欣赏的味道,应该都能吃下去的美食家才合格啦。”

“都是哪里来的歪理啊!再说我也不是美食家啊!”说着,帝人推了黏上来的正臣一把,不想没过几秒又被人再次嬉皮笑脸地勾住脖颈,如此循环往复,挣脱无果。

就这么一直闹腾直到抵达家门口。

残阳如血,淡淡的金光从如蚕丝般绵稠的薄云中抽脱。小巷中本来就不多的行人就变得愈渐稀疏而零落。放眼望去依旧空白的雪地上重新被染上了一层荒芜之色。白昼时的喧嚣繁杂被瞬间隔离开外,再回想起来,一切如绮梦一般,美好而不真实。

四下沉默一片。安静得连彼此间的轻喘呼吸都清晰可闻。哈出来的一团团冒着热的白气不断地出现而又消散于空中。

“帝人。”

正臣突然开口。随着夜晚的即将降临,一股股寒气也蹭蹭地冒了上来。帝人慢慢地将大衣裹得更紧了些,茫然地回头。

“你今天快乐吗?”语气复杂而微妙。

因为围巾有些松落,冷风吹得后颈部一片凉丝丝的,帝人却毫无感觉。

“很快乐。很久没和人这么玩过了。”

“那就好。”

正臣如释负重地微笑。

 

直到很久以后,物是人非,沧海桑田,每当回忆起这一天时,帝人总会微笑着说。

——“那时候,是真的觉得,好像春天提前到了呢。”


评论
热度(9)
© 埃斯特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