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斯特班

但行好事 莫问前程
原名@平仄

[快新]原野||西幻paro/片段完||


warning:

西幻AU,新一修亡灵魔法,快斗修白魔法,我也不知道介绍这个设定干嘛明明跟本篇没什么关系(喂。

虽说是快新,然而快斗只在最后出现。

满足一下想写新一和盗一(亡灵法师)的对手戏的愿望hhh




下过雨后森林里弥漫着潮湿的气息,工藤新一醒来的时候还是觉得斗篷一片湿气,懒懒散散地披上后跳下木床,视线沿着光路落到窗边压低帽檐优雅地端着咖啡的男人身上,两撇胡子精神地翘着。


“醒了?走吧。”

“……大叔你拐杖怎么断了一截?”

“这是小孩子不能知道的秘密。”


瓷杯放在桌上发出轻响,男人看了眼他,声音里带着和老成外表不符的轻快之意。话音刚落,还未等少年作出反应,便捡起断掉一半的拐杖自顾自起身走到房间的一个死角处敲了敲,又蹲下身往地面上涂着什么东西。


少年赶紧披上斗篷跳下床,捡了块桌上的面包叼在嘴里,男人的声音和有节奏的敲打声一起响起。

“你的法杖。”

少年瞟了一眼腰间削得光滑的木棍,撇了撇嘴,应了一声。

“药水。”

桌上两瓶蓝色的瓶子闻声落入少年怀里。

……


“就这样?”少年抹了抹嘴角的面包屑,湛蓝的眼睛里掩饰不住好奇,“你确定不需要带点别的吗?大叔。”

“就这样。”


原本的死角处显形出一个正正方方的入口,通向地底,深渊般的黑,男人率先弯下身,身法轻快地踏进地窖。

“还有,说了多少次了,要叫老师,工藤同学。”

“是是——我说,这么黑你真的不需要带个灯吗,老师?”

没有回音,估计已经走了。

嘁,早该想到的,还真是随性啊。

工藤新一露出半月眼,只好跟着下腰,顺着前方恍若引路般的清脆的脚步声,无所畏惧地走进了漆黑里。



黑暗中的路蜿蜿蜒蜒,一会上坡一会儿下梯,一会儿高得可以直立行走一会儿矮得必须趴在磕绊的岩石层上匍匐前进,更可怕的是岔路繁多,分布从上到下,四面八方,像是蚂蚁洞穴般的迷宫,又像满是窟窿的煤。前方的男人时不时停下来等这个体力各方面尚不如他的少年,以防隔得过远脚步声消失让少年迷了方向。


不知过了多久,前方的人刹住脚步,工藤新一也恰到好处地停了下来。


四周陷入了更深的寂静,和森林里喧嚣里的静谧截然不同,只有用心聆听才能注意到的风声,穿孔而过,清凉入骨。工藤新一察觉到什么似的猛然抬头,头顶正对着一个洞口,洞边悬着一根麻绳,正随风晃荡。

耳畔响起慢条斯理的催促。

“小朋友,快上去。”

工藤新一没动,抱臂。

“你到底想带我去哪,柯尔柏先生?”

柯尔柏的话他一般都会听,自从两年前莫名其妙流落到这里一直都是这位先生——这位自称被大陆魔法界除名驱逐出境的灰袍法师,在照料他。在这里他填补了学院缺失的知识空白,甚至学到了更多,比如学院永远也不会公布甚至永远不会了解的禁咒,和禁咒的变法。他开始有点理解为什么魔法协会八年前会那么迫不及待地把这位先生赶出来并派人暗杀,就像两年前毕业典礼时他被暗杀一样。

强大的力量总有些令人可怖的地方,而这个时代对天才嫉恶如仇。


这与世隔绝的两年工藤新一是感激柯尔柏的,他给他的感觉莫名很心安,像群山间躺着的静湖,深不可测,却又细水温和,偶尔会让他想起千里外现在不知什么情况的老爸。尽管他知道“柯尔柏”根本不是这位老先生的真实名姓——他和黑羽快斗当初热血上头溜进协会禁区翻看到驱逐出境的名单时可没有这个名字——但那又有什么关系?

真诚是不会因为一个简单的符号所掩盖的。

所以一直以来,既然柯尔柏没有提过送他回去,他也乐得跟着这个捡来的老师多“偷师学艺”一阵。——虽然条件过于简陋就是了,每天拿着木棍挥来挥去挺出戏的,不过看在是自己亲自捡白桦木枝削的份上,勉勉强强。

麻绳仍旧没有停歇晃荡,风依旧在吹,头顶的地面应该是一片原野没错了。

……是他想的那片原野吗?不不不,怎么可能有那么巧的事。

熟悉的灰蓝眼睛猝不及防地就这样闯入脑海,像诱人的钩子一样勾住了少年记忆深处的眷恋和思乡。



漆黑中柯尔柏的声音带着隐秘的笑意:

“我在想你差不多该回去了……怎么?还想在这留着?”

工藤新一取下腰间的木棍背在身后,耸耸肩:“我只是觉得你这个惊喜来得太让人毫无防备了点。”

“我承认我的不妥,不过那样就不叫惊喜了啊。”柯尔柏似乎是取下猎鹿帽眨了眨眼睛,“如此轻松而无顾忌的姿态,难道就没有情人在那端等你?那它们对你可真仁慈。”

“‘它们’?”

“梦魇一样缠人的思念啊。”

“……柯尔柏老师,”像被戳中心事般动作一顿,手中的木棍差点脱离控制飞出去,压低的声音带着无力的无奈,“你知道的,别忙着调侃我了。”

爽朗的笑声响起:“回去后,替我告诉你的父亲——如果他还记得十年前我说的话,愿意的话,空谷还是愿意接纳他的存在……以及这个盒子,算是我送给你和你亲爱的情人的。”

工藤新一还未来得及停下来分析这堆信息量——他总觉得细想会发现些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空中就飞来一团漆黑,少年手忙脚乱地接到怀里,和药瓶碰撞发出了清脆的响声,连着一块丢进了身后的背包。

“快走吧。”

语气换上了不容置疑的决绝。

“谢谢。”

工藤新一只好将没有来得及开口的疑问装回去待自己哪日再细查,他拽了拽那根飘忽不停的调皮的麻绳,微微一愣,地面上的麻绳那端远远出人意料的稳,让人万分安心。

——有人拉着,一定是有人拉着。

拽着麻绳的少年眼睛骤然亮了亮。

他看不见漆黑中柯尔柏面上掩不住的笑意。


柯尔柏看见半空中挂在绳上的少年突然停住了踩洞壁向上的脚步,心中正疑,却见少年隐隐伸出手挥舞了两下,几道细细碎碎的微光随着漂亮而行云流水的施咒动作落了下来——这个夺人眼球的小把戏是他教给少年的,只演示过一次,而当时工藤新一还一脸兴趣缺缺的表情,他忍不住笑了笑,总的来说,没白教。

在空寂的黑里这些散落的光点汇成了一道浅浅的线,径直飞向了柯尔柏手里握着的绅士拐杖,原本残缺的一半奇迹般地复原,光滑如初,是个施展完美的修补术。

“谢谢你了柯尔柏老师——”少年喊完,在心里笑了笑。

——就算我给您的最后的致意好了。


工藤新一这么想着,伸手去抬那个严严实实堵住出口的遮挡物,他蓄满了全身剩余的力气,却惊讶地发现他只是轻轻一碰,蓝天和阳光就快乐地掉进了他的眼眸里。

他眯起眼睛适应着外界的光线,原野的风灌入洞穴,回声呜呜作响。

——直到一只修长白皙的手出现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四叶草图案的银色吊坠在他眼前晃荡。

——他的手腕被人迫不及待地一把扣住,一股力道迫使着他离开黑暗,然后,失重地摔进了那个属于光明的世界。

与此同时,风声携带着更大面积的光点自洞口处上涌,像潮起时的海洋,以温柔的节奏随风在四周荡漾开,像是白昼下的照亮的星河,违背常理地存在着,守护着值得守护的东西。

——是柯尔柏的把戏,倒是比他刚刚使的绚烂多了。

……这是回礼吗?

他再回头,那个洞口却已消失无踪,像是从未存在过一般。


灰蓝色的眼睛里盛满了他熟悉又陌生的笑意,语气里含着半真半假的抱怨:“你这一走,还真久啊。”

“……抱歉。”抱紧对方的肩膀,像是这样才可以弥补一点逝去岁月的伤痛,“快斗。”

之前勉强弯起的嘴角缓缓落下,原本打算脱出口的安慰言语又像生生咽了下去,黑羽快斗静静地回抱了回去,以更用力的方式。而那些光点轻柔地掠过他的眼前,耳侧,肩膀,像是来自父亲安心的抚慰。他眨了眨眼睛,最终还是笑出了声。

……谢谢你,老爸。

他轻轻地对着空气喃喃。

我不会辜负你的期待的,一定不会。


“对了,刚刚老爸跟你说了些什么?”

“……哈,果然,柯尔柏是黑羽盗一先生啊。”

“……什么呀,新一刚刚才猜到吗,真是的。”

“不是‘猜’,是……”

“——是逻辑严密的推理,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他给了我一个盒子……诶?”


朱红色的木盒简朴至极,没有魔法师一贯带在身上物件的繁复花纹,也就是说连暂时性保护措施的封印也没有,仿佛肯定他很快就会打开一样。

而盒子里除了一张轻飘飘的纸条,什么都没有。


*这个世界上远比你们想的更深奥,充满更多的谜题。不要轻易去相信以为的真相,也不要被美丽的假象所迷惑。”

“——下次可要谨慎一点啊,两位未来的法师先生。”

结尾的右下角画着和黑羽快斗不同风格的头像涂鸦。


滑稽感不由得漫上心头,片刻的沉默后,两个少年跌在草坪里放声大笑起来,开怀的笑声随着虚空中的风,虚空中的光之使者,传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带去光明,带去幸福。



END(?)


—————————————————————————————————


*漫画55卷file.6月下,拿着怪盗绅士的盗一对小新一说的话(只包括前半句)


原本这应该是一个长篇的情节,但这个长篇估计成为有生之年了,提了一个最想写的片段出来玩233

一口气写完非常顺畅,开心得不行,希望看的人不会太茫然www(。

因为写得比较满意比较开心所以任性地丢在主博(。

评论(4)
热度(20)
© 埃斯特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