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斯特班

但行好事 莫问前程
原名@平仄

嘿!听笑话么?

    它是一只棕色毛绒熊,手感柔软,两只小眼睛黑溜溜的,胸前系着一个搞笑的红色领结。
  跟所有的传统毛绒熊相比,它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它跟所有的毛绒熊一样被扔在橱窗里,整天无聊地看着窗外的灯红酒绿,路人的行色匆匆。
  这个初春阳光麻酥酥,甜丝丝的花香氤氲在四周,蝴蝶逆着光踩着舞步在阳光下散落的灰尘上回旋。
  “嘿,让我给你们讲个笑话吧。”毛绒熊一直都是个闲不下来的人,装了一肚子莫名其妙的冷笑话,每天拿出来妄图娱乐大众,殊不知大多数的玩具对它的笑话从来都不感兴趣,甚至嗤之以鼻。
  只有那根上个万圣节被遗落在角落的糖果拐杖一直是它忠实的听众,平时总是沉着脸,什么表情都没有,好像天塌了也不关它的事一样,但是只要听到毛绒熊的笑话,总会不自禁地流露出微笑,意识到的时候又一本正经地板起脸,甚是好玩。
  “唉,从前有个绿豆,它去坐公交车,可是它晕车,吐了一路,你们猜最后变成了什么?”
  “……”没有人回答它。
  毛绒熊也不在意,乐呵呵地接了下去:“它变成了一颗黄豆!”
  “噗……”
  看着糖果拐杖突然转过去的背影,毛绒熊微微地笑了,只要有一个人将它的笑话听进去了,它就心满意足了,不需要太多。
  
  一个梳着马尾辫的女孩穿过斑马线从街道的另一端挤过重重人流到达橱窗前,将她那张嫩得可以掐出水的脸和她的一只小手紧紧地贴在玻璃上,被压出一个有些滑稽的轮廓,澄澈的大眼睛直愣愣地望着它,就像想要穿过这层冰冷的玻璃触摸到毛绒熊一般。
  过了好久好久,女孩绽开笑颜,转头对身边的母亲说:“妈妈!我要买下它!”
  一直站在女孩身边沉默着的少妇衣着朴素,有着一头黑色而美丽的长发但是她好像并不懂得保养它们,憔悴的面庞上有着常年熬夜导致她有着深深的眼袋,深邃的眼瞳底下是强行隐藏着的绝望。
  “乖,咱下次再来买啊。”
  女孩当然不依,少妇又轻声劝了两句,“到家了给你买QQ糖。”“听话点,今天妈妈没带够钱。”女孩也不是不懂事的孩子,最后还是乖顺地点了头随着少妇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途中她又不死心地转头望了毛绒熊一眼,她面上不经意流露出的失望是终归无法收敛的。
  它第一次见到她,便牢牢地将她记在了心里。
  
  后来它就越来越沉默,越来越沉默,每天望着街道另一端,期待着再次看见女孩的身影,它期望着,女孩将它领回家,它想,那么可爱的孩子,一定有着一颗纯真的心和温暖的怀抱吧。
  它一直坚信着,一直等待着,等待那个女孩敲开橱窗,等待着女孩活蹦乱跳的身影,每天都在希望与绝望的交错中度过。
  “再讲讲你那个绿豆的笑话呗。”一边被搁置很久的糖果拐杖有些奇怪最近毛绒熊的沉默,建议道,但是毛绒熊只是淡淡地摇了摇头。
  糖果拐杖觉得有些失望,可是并未表露在脸上,依旧是古井不波的样子,它一蹦一跳地来到毛绒熊旁边,陪着它一起望着橱窗外,人流的尽头。
  “让我给你讲个笑话吧。”糖果拐杖默默地说,毛绒熊默默地听着。
  “从前啊……有一颗糖……”糖果拐杖阖上眼,开始缓缓将一个冷笑话道来,时光仿佛就停留在了那一刻,暖和的春日阳光,绿色的藤蔓,散发着甜腻香味的糖果拐杖,细如蝇蚊的讲笑话声。
  每天,糖果拐杖都会给毛绒熊讲笑话,今天说冰糖明天说包子,后天说红豆,它平淡地把笑话讲完,总会停顿一下,就像是等待着笑声响起,可是没有,什么回应都没有,毛绒熊出神地望着窗外,恍惚的神情好像根本都没有留意这边。
  女孩终究没有回来,或许她早就遗忘了这个毛绒熊,沉浸在了自己的生活中,她不知道她曾经给了一个毛绒熊怎样的期待,而那只毛绒熊又怎样地等待着她。
  生活中的人总会在不经意间给予一些人希望,那些人牢牢地记住了他们,他们却毫不知情,将曾经的承诺抛之脑后。
  就像女孩。
  就像毛绒熊。
  就像糖果拐杖。
  
  糖果拐杖其实很多时候看见毛绒熊魂不守舍的样子,总会觉得很惆怅,尽管它面上都装作若无其事,可是天知道,它有多希望毛绒熊可以转过头看它一眼,然后笑着说。
  “嘿,伙计,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评论(2)
热度(2)
© 埃斯特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