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斯特班

有缘再会
原名@平仄

命运至上[00]

WARNING
全员杀手paro,完完全全的自娱自乐作。
暂定是一个杀手集体,内部分裂成了两方,而两方队员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互相拆台干扰任务进度截胡抢完成度(。)

CP
贝尔摩德x藤峰有希子
黑羽快斗x工藤新一

壁炉里的火焰燃烧着,熊熊的火舌张牙舞爪像是妄图吞噬一切,右侧的落地窗蒙着一层薄薄的水雾,模糊了窗外的五光十色,也掩盖了倒映着的影子。

不成曲的小调隐含着愉悦,深褐色的长卷发被灵巧地盘起,不松不紧地别上一枚银色的夹子,做工精细而小巧,第一眼望去似乎只是纯色,但稍微心细些便能注意到那如波浪般的镂空图案,波浪起伏小得能忽略不计,却在看似平静的水波下复杂地纠缠。

她心情甚好地冲镜子扬起嘴角,眉眼弯弯,左右变换着侧头瞥着那枚发夹,精心调整着位置,另一手握着眉笔描眉,专注而郑重,像是即将为观众带去举世无双的绝妙表演的著名演员坐在她优雅舒适的后台。

不过描眉的过程不尽人意,在她将要沮丧地叹出气的前一秒,另一只不属于她的手接过了眉笔,一只有着很美曲线感的手,像天然的艺术品,指间夹着一支压灭的女士用烟。

藤峰有希子如释负重地垂下手,笑意漫回面上,愉悦地望着镜子里多出的曼妙身影,声音轻快。

“啊啦,真是多亏你了,亲爱的莎朗~”几缕淡金色的发丝垂在她的脖颈上,放大的水绿双眸里像是一汪水,看似平静却永远不能探究水面下如何暗潮汹涌,一股浅淡的玫瑰香和烟草混合出一种淡雅而神秘的气息迎面而来,“而且真的换了这款烟呢,怎么样,是不是温和一些,喜欢吗?”

“嗯,”贝尔摩德端着有希子的下颔,手中慢慢地描着眉,对方那双湛蓝的双眼里像是洒了星子,真是一如既往的天真,“毕竟是你推荐的啊,有希子。那么发夹呢?”
轻快的声音再次响起。
“超喜欢呢,ありがとう。”
壁炉里的火仍旧噼里啪啦的燃烧着,与窗外的漫天飞雪截然不同的温暖。
将眉笔搁回化妆箱里,抽走一支西瓜红的口红,风声渐起。
收敛笑容以便对方帮抹口红,湛蓝的眼睛里却仍旧是收不住的笑意,轻快地眨了眨,流泻出调皮。
“我刚好想要这这管颜色呢贴心的莎朗~”
口红被放回的同时,黑底银边的女帽稳稳地压住了盘发。窗外风声呼啸,带着雪越来越响。
“今天天气很糟糕,有希子。”

帽底红色的唇角微扬,抬手抚上了身侧那只拿着麻醉枪的手的手腕,见被发现,对方没怎么执着的松了手。
“镜子里看得一清二楚呢,真是的,你们不要再来干扰我们委托了,这个月完成度快不达标啦。”
“真是抱歉,算我输了。任务愉快。”

“完全不愉快,”藤峰有希子站起身走到大门口,取下保暖的大衣套上,在腰间别上手枪,拉开门的瞬间,风雪呼啸着闯入暖色的世界。她忍不住叹了口气,抱怨,“其实倒是宁可今天的委托是你们的啊,亲爱的。”
话音刚落,人已经消失在雪野里,门被啪地带上,隔绝了室外的冷空气。

咔嚓,打火机上的火苗点燃了又一支烟,贝尔摩德没再说话,落回沙发里,将左腿翘在右腿上,惬意地合上眼,仿佛刚刚的行动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手中拨通了一个号码。
“进展如何,小魔术师。”
“啊,一切完美。”
“OK。”
挂断后手机被人扔回沙发,嘴角浮出笑意。
“你很快就要回来了,有希子。”

玻璃酒柜里上上下下摆满了酒,种类十分齐全,但每种酒都只有一瓶,所以酒柜不需要很大,这就像一个微缩型的收藏,精致得出奇。
威士忌,波本,伏特加……
贝尔摩德托腮。
不好,今天喝哪瓶比较好呢?

让彼此热衷于截胡搅黄对方任务的两方组员两两交叉住宿这到底是哪个脑子进了伏特加的高层想出来的主意?
工藤新一如劫后余生般开门进了车内。
藤峰有希子倚在方向盘上饶有趣味地看着少年,手上帮忙拍了拍雪。

“哎呀,好狼狈啊~又是快斗干的吗?等了你好久。”
“不是,被附近另一群可恶的家伙整了,”工藤新一叹着气将身上的彩带扒下来,拿出手机拨通夹在头与肩膀之间,一边从包里拿出通讯器调试着,眉头紧锁,“贝尔摩德在家吗?快斗今天没在家,我觉得不太妙。”
“莎朗在家哦,她说过他们那边今天不会再拦我们了。”

工藤新一一脸不相信。
“别担心,”藤峰有希子笑眯眯地握上方向盘,踩下油门,“坐稳啦小新,现在该把耽误的时间找回来了。”

TBC.

*补充设定:剧情需要所以此处新一是在有希子早年因为一次任务带回来的孩子,十一岁前住在隔壁作家工藤优作先生家里所以随其姓,有希子常常探望。
另外贝尔摩德和有希子家楼下有家叫Beika的咖啡厅。

不知道有没有下文。

评论(7)
热度(26)
© 埃斯特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