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斯特班

但行好事 莫问前程
原名@平仄

【点梗正帝】四月的好好相处

 @没话说 姑娘接好!昨晚突然断了个网……就只凭印象写了(x)结果发现摩托车兜风忘记了!抱歉!然后总感觉写偏了的样子啊…!

正臣和帝人人生轨迹交换的梗,帝人先到池袋。


——————————————

纪田正臣和龙之峰帝人是好友,一直都是。


日本的四月向来都是赏樱的好时节,和恋人并肩在花上漫步,透过随风飘飞的落樱在不经意间交换一个心有灵犀的眼神再相视一笑,趁着这朦胧而美好的气氛,再悄悄地牵住对方的手,看着对方因为不好意思而泛红的耳尖,听着彼此或轻或重的呼吸,湮没在喜乐的人群间,体味静好岁月,也是对于初恋时,尚为青涩的少年少女们来说,一个相当具有诱惑力的美好场景。

但是呢,对于龙之峰帝人这样的纯情少年而言,这是一个他从没有考虑过的问题。

对于邀请刚刚来到池袋的好友纪田正臣一同赏花,并且借此为由感受一下池袋新天地这回事,都还是门田等人在自己万分苦恼的时候提出的建议。

“帝人如果是要招待青梅竹马的话,这个时节刚好不是可以去看看樱花吗。”

“说得对呢,不过两个男生,哪里不对的样子啊……”

狩泽随手抓起一本同人志往游马崎的脑袋上砸了过去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然后转过头对一边也忍不住托腮开始思考的帝人拍了拍肩,双眼异常发亮地开口:“吶帝人,就去赏樱吧,简直是不二的选择啊选择!刚好可以带你的青梅竹马欣赏一下池袋风光!”

“嗯……说的也是。”


公园。

粉红的樱花海洋自眼前开始翻滚而去,一直蔓延到了视野的尽处,熏风温和,带着残余的花瓣香气,纪田正臣凝望了好一会熙熙攘攘的人流里层出不穷的大小情侣们,瞥了一眼一边满脸通红的帝人。

“我说,帝人。”

“……?”

看着好友那张清秀的娃娃脸上疑惑和羞愧交错,纪田正臣突然心情就好了很多,笑意忍不住蹦了出来。同时也悄悄地松了口气,他的心中想着,这家伙,还是和小学时候一样,一点也没变啊。

说欣慰也好,久别重逢的激动也好,一点点感伤也好,甚至余下那来路不明的心慌,他都已经不想再去细究了。对于来之前在网路上看见的DOLLARS事件的疑惑和那些揣测,也在这个温和的春日里,都被抛诸脑后。

都忘了吧。纪田正臣看着樱花默默想着,又在心里重复了一遍,都忘了吧。

“所以说正臣,”帝人涨红脸小声开口,又有点埋怨地看了一眼走神好久的好友,“你到底是要说什么啦?”

“啊——抱歉抱歉,”被拉回神的正臣哈哈笑了几声,伸手揽过手足无措的帝人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都怪帝人还是和以前一样单纯可爱,简直让我有点移不开视线呢!……”见好友也和以前一样开着些厚脸皮的笑话,帝人也是瞬间轻松了很多,一边叨咕着“胡说八道是会下地狱的”一边挣脱其的怀抱,却无意间扫到了好友眼底一滑而过的严肃和感伤。

“是啊,还是纯情不懂得欣赏少女的cute boy……不会的。”最后三个字几乎是用气声发出,如果不是帝人离他太近,根本不可能听见。这句话正臣像是说给他自己听的一般,却又似乎连他自己都不能够说服。

帝人心里“咯噔”一下,有那么一秒的慌张,挣脱的动作停得僵硬而突兀,但他却在眨眼的瞬间调节好了情绪,冷静了下来。

——不对,正臣前天才刚刚到池袋,没那么快知道DOLLARS啊,哦不对,最近发生的事……确实像正臣活动力那么强的人知道也是不奇怪的。但是他是不可能知道DOLLARS是自己创立的这回事啦。等等,其实这也并不是什么坏事,而且正臣也不一定就是为了这件事啦,说到底还是自己想太多……可是,为什么就是不想让他知道呢。

无意识之间,他的思绪也已经飞了。

直到正臣佯作板脸,毫不留情地弹得他脑门响。

少年回过神,双手合十地轻声道歉,复而被好友的十指一根根缓缓包裹了手掌,在源源不断的温暖中被抓着向前方义无反顾地奔去。耳畔唯余了风声带着落花呼啸而过。而千篇一律是情侣的人群间,终于也是看见了几个例外——坐在树下回首过去精神倍棒的老太太们。倘若两个正向前跑的少年稍微驻足都能听到她们的谈话,看到她们望向他们俩背影时那欣羡而怀念的眼神。

“真是,”其中一个系丝巾的老太太一手捧着脸微笑,“我年轻的时候也有过这样一起看樱花享受青春的好友呢。”

“不就是我吗,作出一副好像都已经好久没见的样子,很失礼啊!”

“抱歉抱歉,”丝巾老太太笑了笑,接过热茶捧着喝了一口,“不过年轻真是好啊。”

两个少年打闹着的背影在人海里渐行渐远,融进了一片柔和的春意里,消失在了樱花花海的尽处。


龙之峰帝人阖上眼,听着伙伴在一边滔滔不绝所谓的“少女的真谛”,一边故意冷下脸吐槽,简直就像是回到了小学时代。来回川流不息的汽车电车带来了一拨又一拨上上下下的人群,有人走就有人到来。帝人看着正臣一如既往夸大其事的作风和樱花下神采飞扬的样子,由衷地笑了起来。在这个繁华热闹的大都市里差点迷失自我存在意义的他,终于感受到了一股没来由的安定和自在。

就像是独自行走在宇宙星际间多年的行者,在永寂之间,终于探测到了属于他唯一的回音。


随着人流慢慢走出公园,露西亚寿司店。

“哟龙之峰,又来吃寿司吗?啊,新伙伴。”

“是的,啊,这是我小学以来的青梅竹马,纪田正臣,最近要和我一起去来良上学呢。正臣,这就是……嗯,赛门。”龙之峰帝人发誓他已经将他所有的交际能力点上了。

“啊赛门好——!听说是俄罗斯人?Cool!”纪田正臣很快适应了这个新伙伴,充满活力地笑着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喔!谢谢!纪田君好!你们肚子饿吗,吃寿司吧!”

龙之峰帝人无奈地苦笑,还没等他开口,纪田正臣已经在一边抢着兴奋地应答:“啊!好主意呢赛门!”一边就已经自主地踏进了店门口,冲自己招手的间隙还颇有兴趣地左右上下地环顾打量,没隔半分钟就已经和旁边一个阿姨聊上了。

果然这种人是不用自己去担心适应力这回事的啦。龙之峰帝人一边吐槽,一边认命地小跑着也跟进了寿司店。

透过透明的店门,依旧能看见少年一边摸着后脑勺抱歉一边把拼命和一桌少女搭讪的好友拖走的样子。

而此刻的店外,一个自动贩卖机凌空飞过,而四周的行人就像日常一样见怪不怪。

“诶帝人,那是……?”

“啊咧?”面对突如起来的发问,龙之峰帝人打了一个激灵,随着好友的视线望向窗外路牌贩卖机到处飞的一片腥风血雨,边嚼着寿司边轻描淡写地开口,“不知道呢,不过一直都有看见,似乎是很不好惹的人就对了。”

“唔。”见好友没再继续发问,龙之峰帝人也悄悄松了口气。怎么说呢,他确实不是那种能够自如地应对这类问题的人。

当各怀心思的二人抬头,面包车组已经坐在邻桌朝二人挥了挥手,伴随着狩泽和游马崎吵吵闹闹的“啊发现了!小帝人的青梅竹马!”。

龙之峰帝人忍不住在心里大叹,新的轮流介绍又要开始了,啊,真是烦恼啊——

纪田正臣也叹,因为他觉得此刻的自己就像动物园被围观的大熊猫。


“啊!快看!无头骑士——”

“那个都市传说吗——小田田快拍下来!”

“说了不要那么叫我!”


目送着黑机车和一群白机车一前一后在大家的惊呼声的一起一落中很快绝尘呼啸而去,一块愣神的纪田正臣和龙之峰帝人相对望了一眼,然后哈哈大笑。几年未见面而生就的隔阂,见面前的紧张担忧,都像是在这一天里消弭贻尽。

少年和少年之间,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情感呢。

也许这在更远的未来,才会有答案。


不管怎么说,池袋的今天,也是一样的和平。

——九十九屋真一

fin.


评论(2)
热度(15)
© 埃斯特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