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斯特班

但行好事 莫问前程
原名@平仄

他和她的长情

楼道里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这层楼的拉线灯又坏掉了,要等隔壁住着的那两个一天到晚都打游戏的宅男大脑开窍显然是不可能的,只有天亮后该下楼到谢大妈那里再去买个新的灯泡回来装上。

他一边这样无奈地想着轻叹了口气,一边轻车熟路地摸到了自己家门,缓缓掏出钥匙,生怕惊醒了宁静的夜。或许读书读多了的人都有点怕吵怕闹,连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都要轻轻的,像是怕吓到了自己。他辛辛苦苦念了很多年书,希望能够有个好未来,念完博士的时候她都已经工作几年了,最终却还是落到了个小县城做个初中教师。

或许这就是命吧。

他和她都是比较认命的人,所以他们就顺其自然地一齐迁到了这个小城,过起了年轻时最不屑最不愿的老年人生活。天长日久,竟也在这细若尘埃的生活中,灵魂感到了无限安适。

此刻是凌晨三点。他刚刚从外兼职回家。

他轻手轻脚地进屋,本想就直接倒沙发上睡了。静下来时,除了自己的呼吸声,却蓦然听见了一阵闷而猛烈的咳嗽从卧房传来,每一声都像是撕扯着心肺,听得他一阵心疼。

原本铺天盖地的疲惫感在那瞬间一扫而光。


“咳咳咳……”她贴在他的背上拼命压抑着咳嗽声,两手无助地抓着他的肩膀,医院刺眼的白光打在身上,隐隐听见有小孩的哭叫在喧嚣,她莫名感觉很难受,眼睛半睁半闭,头昏的什么都看不清。

即使是深夜,这家医院挂急诊的人也从未见少过。他即使急得整个人都快要在寒意的秋夜里蒸发,也没法子张口对前面那些和他同样焦急的人们说出一句催促的话。

“乖,”他只能安抚性地轻轻亲了亲她的脸颊,“马上就轮到我们了。”

感受到背上的人无力地点了点头,细碎的头发蹭得他心都跟着一片柔软,接连而上的却又是一阵猛咳。

“好孩子。”

他和她穿着单薄的衣服站在10月底深秋的医院间,风过穿堂,却不觉丝毫寒冷。


今天她要去迎接一个新的重要面试,她之前已经失业在家了五个月,五个月,是他和她两个人漫无止境的煎熬和痛苦,他看着她每天恍惚和愧疚的神色,失魂落魄的表情。

甚至她开始抽烟,有一天晚上她一边吸了口烟,一边沙哑着声音问他:“我是不是特别没有用,我的理想没有实现,甚至现在连独立养活自己的能力都没有了。”

他抱住她之前,看见电脑荧光下映照的她的双眼,都布满了熬夜的血丝。


这次是他拜托他的朋友辗转好几回才得到的机会,为此,她已经在家熬了好几个通宵做准备,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早晨出发前,特地穿了一身黑白职业套装的她略带紧张地站在他面前,被他夸赞之后露出笑意。

分开前,她感到手心间传来一阵冰凉,仔细一看,发现是三颗方糖,不禁一时失笑。

耳边响起他轻柔的细语。

“加油,我相信你。”


那天他恰好逢假,便拎着笔记本在她面试公司的对面咖啡厅坐着准备学校公开课比赛的ppt,如果这次能够得到优异的成绩,本月的奖金就有着落了,但一向沉着稳重的他此刻已经打错了好多次字,连排表都出了问题,不断反复重来反复重来,内心焦躁一览无遗。

“先生,您还好吗?”

“啊,谢谢,我没事。”

直到她明丽的身影随着咖啡厅的旋转门出现在眼前,然后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踩着蹦蹦跳跳的细碎步冲上来跳着用双手紧紧抱住了他,一边笑一边忍不住亲了亲他的脸。笑着笑着,眼泪突然就不受控制地倾泻,她用手背一遍一遍地抹去,脸上还是湿漉漉的一片。

他听见她在他耳边用带着哭腔的笑意轻声说。

“谢谢,真的谢谢。”

谢谢你,在我人生最痛苦的时候,一直都在我身边。

直到尘埃中,都开出花来。

fin.

——————————————

朋友贺文,顺便写点日常温暖,写点正常向BG练手。

评论(2)
热度(8)
© 埃斯特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