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斯特班

但行好事 莫问前程
原名@平仄

桃源【1】

三月春来。

江南,碧空无垠,山上桃花纷散如粉黛雪雨,绯红似轻云般晕染青山碧水,刹那间人间如画。

溪水悠悠,尽处竹篙渐次远。

 

少年的面庞被一顶蓑帽微微遮盖着,隐约可见其温润柔和的眼尾,和细腻如丝绸的侧脸,初看来虽干净如泉水,却也算不得惊艳。

一阵微风拂过,撩拨起尘浪。

少年的眼皮微微颤了一下,睁开双眼。他的双眼若一对黑珍珠,明亮而深邃。

这样纯粹的眼睛,仿佛容不下任何一丝杂质;而又正是这样一双眼睛,才能容得下天地万物。

此时映在他眼底深处的,是最绚烂的漫天桃花。

风又动了,不同的是,这次少年的耳朵也微微动了一下。

随后他唇角绽开一抹春天般的笑意。

 一个白色的身影已经轻轻巧巧地落在竹篙上。

少年一只手撑着坐起来,将蓑帽取下,神采飞扬:“江湖人总说无论我在哪里,你都能找到我,果然不假。可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

伴随着一声轻轻的叹息,白衣少年嘴角牵起一丝无奈地笑容,一双傲气的远山眉间容的不是天下,不是江山,而是一抹柔情。

“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好像对于找人这点,我一向很有本事。”

少年闻言朗声笑道:“这可是个能让你活命的好本事。”

白衣少年的眼里闪着几点光:“噢?”

少年已经扫去一身浮尘站起来,脚步踏得不虚不实,轻飘飘得像风一般:

“这样的话,你总能找到一些别人找不到的人,帮你吃掉一些你解决不了的麻烦。”

白衣少年苦笑着摸了摸鼻子,喃喃道:“这次有麻烦的可不是我。”

 

江夜阑耳力向来不错,何况对方并未刻意压低声音,他依旧含着一丝笑意:

    “不是你?难不成是我?”

叶暮朝却是微微摇了摇头,将这句话原封不动地送回去:“不是你?难不成是我?”

江夜阑嘴角的笑意仍然如初,却褪了三分温度,他微微转身,落在他肩头的花瓣轻轻滑落,浮落在碧水上缓缓远去:

“我还以为我已经掩饰得很好了。”

“你的确掩饰得很好,可是还不够好,”叶暮朝看着他,又道,“至少,还不够瞒过我。”

江夜阑摸了摸唇角,笑了笑:“幸好如此。”

幸好,只有一个叶暮朝没瞒住,这好像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所以即便被拆穿,江夜阑很快就释然了。

他拾起一旁的竹竿,拨了拨水,向前加速行去。

叶暮朝忍不住道:“你这是要去哪儿?”

江夜阑心里觉得好笑:“你都不知道我去哪还敢上来?”

叶暮朝道:“我为什么不敢?”

江夜阑道:“若是我存心要害你?”

叶暮朝只是笑道:“你不会。”

“虽然我认识你时间不长,但很容易看出来,你是心软的人。”

“心软的人命从不长,而我很惜命。”江夜阑淡淡道,像是想打住这个话题。叶暮朝也不说话了,他是个聪明人,聪明人总能明白什么时候该闭嘴。

恰逢春分,风已渐渐有了暖意。

江夜阑伸了个腰,驱逐去慵懒之意,随即摸了摸唇角:“我要去桃源。”

叶暮朝的脸色霎时变得古怪起来:“你是说晋时陶潜笔下的桃源?”

江夜阑的唇角浮起一抹微笑,弧度不高不低,刚刚好。

一笑万古春。

“对极了。”

 

 

将取一壶闲日月,长歌深入武陵溪。两岸落红缤纷,人间画卷。

风剪出江夜阑修长的身影,骨节分明的手似有若无地握着竹竿,眼神飘忽地看着桃溪尽头。熏风拂面,尽带温柔。

陶潜晋时写桃花源记——“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虽后世大多以为此为陶心中的幻境罢了,无实地可考。可也有不少人,对此心向往之,试图谋得去往世外桃源之路,踏上桃溪,可惜去人无一可返,自此杳无音信,桃花源存在与否更甚成谜。

可这并不影响它半分半毫的美丽,正如千百年来人们从未放弃过探寻它。

叶暮朝疑道:“世上可真有桃源?”
江夜阑道:“你若认定它不存在,那便是没有的。”

叶暮朝伸手摸了摸下颔,笑道:“那我宁可相信它是有的。”

他唇角的笑容,仿佛承着千载春秋,万载红尘。

繁困于浮生的世人,总是或多或少需要一个幻梦来解脱自己的。


评论
热度(7)
© 埃斯特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