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斯特班

但行好事 莫问前程
原名@平仄

[DRRR!!][正帝]莫名旅者(8)

漆黑。漆黑。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除了自己。

帝人看着那个小小的自己在一片漆黑中疯狂地向前奔跑,然后一下下地狠狠跌倒又爬起来。

神情麻木地,带着一身斑斑血痕地,就这样往前疯狂地跑着。跑着。

跑到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

 

从梦中冷醒的时候是凌晨三点。睡意尽失的帝人将被自己踢开的被子紧紧地裹回来,睁着眼看窗外零零散散的飞雪。隔着玻璃依旧能隐隐听到呼啸的北风。

这个冬天,怎么就这么长。

他觉得自己的脑子很乱,像被猫咪玩耍后乱成一团的毛线,但是想仔细捋清,却发现只是看上去很乱,事实上什么都没有。

有些茫然的他决定披上了羽绒服出门转几圈看看头脑能不能清醒一些。

 

其实随着时间的缓步流逝,有些事实终究不真实。

就像帝人母亲刚刚过世的时候那样,一切都恍若梦那般。

以至于后来有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他窝在角落里痛哭的时候都隐约以为,下一刻他和善温柔的母亲,就会将用温暖的怀抱将他圈在怀里安慰。

到现在虽没那么夸张,但帝人仍旧对死亡迷茫着。

死亡不同于分离。

而有时候生离比死亡的痛更清晰。

 

凛冽的风像刀子一样划在脸上,帝人缩缩脖子,将手往袖子里拢了拢,踩着吱嘎吱嘎的雪慢慢往前走在小道上,回忆在风中模糊。

时而是那个黄发少年温和的笑容,和不着边际的故事,时而是母亲温柔地摸着他的脑袋时的温软细语,时而是曾经几个寒冬躲在小房间里坐在生锈的火炉前,无知无觉地看着飞窜的火苗的自己……

然后什么都没有了。

他过去的生命竟是那样的一片空白。唯有一连串喧嚣的背景音扑面而来。

“这孩子……沉默过头了吧?有点可怕。”是大婶的窃窃私语。

“嘻嘻让你说话听见没!说话啊!哦我忘了!你是个——哑巴!”是男孩恶意的嘲讽。

“别过来!别碰我家孩子!”是阿姨绝望而带着恨意的叫声。

……

真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声音。

母亲在他很小很小的时候就逝世了,在一个很凄冷的冬天,那个冬天雪特别大,他的母亲因公事出差,遇上雪崩,不幸遇难。

后来他就成了孤儿。

邻居将他送到了孤儿院。

那也许是他人生最不愿意去回忆的一段回忆。

 

帝人长长地叹了口气,抬头看了一眼漆黑的天空,有几片雪花飘到睫毛上,帝人眨了眨眼,雪花就融化成水顺着滑落滴进雪地,消失不见。

 

他一边手忙脚乱地抹去了眼角的湿润,一边转弯。

而拐角的尽头,是一抹暖黄色。

白色的招牌上是飘逸潇洒的黑色英文。

——“Free time”最近新开的一家24小时营业的杂货铺。店主是一个短发戴眼镜的巨乳可爱女孩子。这家杂货铺与一般的杂货铺不太相同,就像独立书店与普通书店的区别一样。这里被装修得很有情调,主暖色,在寒冬里看着特别暖心。

也许是想找点慰藉。找点人气儿。帝人推开门进去了。

而在收银台前支着脑袋看书的少女看见他的那一瞬间,轻轻笑出了声。

满身雪的帝人不知道,自己此刻看起来就像一个有点可爱的大雪人。

不明就里的他单纯地眨了眨眼睛。

 

“热咖啡……”少女将散发着暖气的保温杯递到少年手上,然后去找了一个板凳给帝人。

再然后,少女就接着看起她的书,十分专注。略手足无措的帝人也不好意思说话来打扰到她,离开之前想着不买点什么更不好意思,在店里转了几圈之后最终还是向少女求助。

“那个,小姐,有什么吃的或者什么比较有助于睡眠吗?”

“啊、啊?”突然被惊起的少女有些缓不过神,推了推眼镜然后抱歉地笑笑,“核桃、蜂蜜都是很好的选择。先生最近是睡眠不好吗?”

很多店主有时候都会选择与来访的客人稍微攀谈上几句,聊以打发寂寥的时光。

“是、是啊。”帝人将五罐蜂蜜和一大袋核桃搬过来搁在收银台上,“麻烦了。”

 

抱着有些沉的口袋重新回归于风雪中的帝人长长地舒了口气。目前为止,他很少有和异性搭过话的时候,加上性格因素,之前是相当紧张的。

离开拐角前的帝人莫名地转头望了一眼那家店铺,无意间瞥见少女黯淡的脸庞。有一种“啊原来她一个人的时候是这样的。”的感想。

随即很惆怅,很惆怅。

 

原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孤独。

TBC.

评论
热度(9)
  1. 基德埃斯特班 转载了此文字
© 埃斯特班 | Powered by LOFTER